schöne Welt

Montag, Mai 09, 2005

學者觀點》朱雲漢:修憲案不過 有益憲政健康

[本報記者楊湘鈞、羅嘉薇】

任務型國大代表選舉將於五月十四日投票,將選出三百位國代,複決去年底立法院通過的立委席次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等修憲案。然而,迄今選情只有一個「冷」字可以形容,社會對於修憲案的討論不僅貧乏,也興趣缺缺,不少學者和政界人士都預期這次投票率可能創下新低。
「任務型國代選舉,實際上就是對國會改革修憲案的公民複決,不是政黨支持率民調。」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中研院政治所研究員朱雲漢指出,此次修憲案中的國會改革方案,充滿不合法理之處,更滲入民粹動員情緒,不僅未對症下藥,甚且有很多副作用。
朱雲漢認為,整套修憲案中,國會席次減半潛在的問題尤多;因此,民眾不應讓修憲案通過。「不通過,對憲政發展來講,反而是健康的例子;就是修憲應該慎重,不能任一時的情緒主導,或只考慮政黨的生存和版圖。」
提高問政品質 應採德國制

以下是朱雲漢的專訪,以第一人稱記述:

目前各政黨多以政黨競爭、生存、發展的角度,來為任務型國大選舉拉票。許多選民也被誤導,以為此次選舉攸關政治板塊消長。我認為,選民應該回到問題的本質,亦即修憲案內容對憲政運作、政黨政治發展的利弊來看,再決定該如何投下這一票。
因此,選民一定要冷靜,審慎檢驗各黨的推銷台詞。
首先,民眾必須要認知,任務型國代就像美國總統選舉人團一樣,是一種「行禮如儀」的程序,在議事時採取全案包裹表決,而不會再逐條檢討、修正。因此,選民如果對修憲案內容不放心,就要投下反對票,也就是投反對修憲案的政黨或候選人聯盟,而非憑政黨好惡去投票。
當初修憲目的,是為了解決所謂國會亂象,如立法懈怠、問政品質低落、立委言行激進,乃至利益代表充斥等。但目前這套修憲案究竟是否對症下藥?我認為,其實並未觸及當前憲政體制的根本問題、避重就輕,例如對於行政立法僵局、朝野惡鬥等,並未設計出有效的衝突解決機制。
立委席次減半,說穿了,根本就是在懲罰現任立委;這毫無學理依據,只是一種民粹訴求。事實上,台灣合理的國會議員人數,只少應在一百五十至兩百名左右,就算三百名也不嫌多。何況,立委人數減少,也不代表問政品質就一定會提高。
若真要提高問政品質,就必須以德國兩票制為版本,政黨比例代表名額應占所有立委席次一半以上。

席次減半 反強化南北對立
但依這個修憲案,未來一一三席立委中,有七十三席是在各地方經由單一席次選制選出,其選民基礎相當於目前的縣轄市長或大型鄉鎮長選舉;可以預期,未來國會勢將由具地方實力的政治人物主導,這是否有利於提升立院素質?
並且,新選制真能遏阻金權政治與買票風氣嗎?觀察目前的地方選舉即知,遏阻黑金滲入的關鍵根本不在選制,而在於司法是否能發揮效能,以及防止金權政治的法律是否健全。如果司法不彰、法制不全,即不能保證新的選制能有效排除黑金。
修憲案未來若通過,可以預期民眾的抱怨與不滿將會更多。就政治結構來說,目前呈現南綠北藍態勢,未來若經由單一席次選制選出立委,結構很可能自此定型,而出現所謂的「安全選區」,即當選者很容易連任再連任,南北對立將再次被強化。因為立委只關心投他票的選民,而忽視不同意見選民的聲音。

少數操控立法 專業分工難
進一步言,立委席次減半後,將很容易產生少數立委操控立法的結果,且國會專業分工困難,監督行政權的能力將更為減弱,實是削足適履之舉。
如果真的不滿意立院表現,實應透過罷免、要求減薪等手段,反而更能達到目的,而不應選擇如此傷筋動骨的改變。終究,政治結構因素不能靠選制改變,如果國會改革著眼於國會亂象,這帖藥方將是偏方,會帶來很多副作用。這個修憲案的唯一可取之處是將立委任期改為四年,但這一項改變沒有其他配套,不能發揮多少作用。
此次任務型國代選舉另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是,國大職權行使法仍躺在立法院尚未通過,其中的表決門檻為何,將是修憲案能否過關的關鍵。換言之,如至十四日投票當天仍然懸宕未決,就算選舉結果出爐,選民仍無法得知修憲案是否能過關。

職權法若不過 選舉應延後
從目前態勢看來,許多政黨均存著「等選舉結果出爐,再決定如何議決國大職權行使法」的想法,這實在說不過去,甚至可以構成選舉無效、乃至於違憲。如果有民間團體提出急速處分請求,大法官為維護憲法尊嚴,應認真思考受理,並及時糾正。亦即,若十四日之前立法院仍未通過該法,即應將任務型國代選舉延後。
國大職權行使法最大的爭議在於複決的門檻,我認為如果門檻過低,將違背憲政主義精神。修憲案採高門檻設計,向來是大多數民主國家的作法;並且,若修憲案通過、將來由公民直接複決修憲案後,其門檻多為「在全部有投票權的公民中,要有一半投票贊成才算過關」,訂得相當高。從此觀之,國大職權行使法的門檻,怎可訂得太低?
此次任務型國代選舉,許多民眾都在問:到底在選些什麼?社會討論不足,樁腳無動員動機,都可能導致投票率創新低。不過我認為,應不致低於百分之五十。若真的低於百分之五十,這也可能導致選舉結果正當性不足的問題,這實是國大選舉法未規定最低有效投票率的結果。
不可否認,此次任務型國代選舉對於未來政黨消長將有一定影響,但實質的影響須待下次立委選舉才會發生,國代選舉結果頂多是心理上的影響。不過,許多人將此次選舉視為連胡會、宋胡會後各政黨行情民調,屆時若真有某黨得票率偏低,究竟誰該為所謂的「敗選」負責,恐怕會吵翻天。 【2005/05/08 聯合報】 @ http://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