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öne Welt

Mittwoch, März 30, 2005

雨天咖啡館之隨筆

  • 悲慘世界除了像屋外的狂雨般肆虐,還能怎麼樣 所幸還無恙地待在芬芳滿溢的咖啡店,清醒地察覺這樣的悲慘。 其實我們都很幸福,只是幸福之外,宿命地籠罩著一層悲哀,陽光躲藏在那朵名為悲哀的雲朵之後,曖昧不明,撥雲見日的能量與力量,是否唯有來自卑微地接受命運的啟示之後肢體極致地在人生舞台上淋漓展現… 在命運的巨輪之下,人原是如此地渺小與卑微,我們在命運的軌道裡自恃理性與自名為快樂地做選擇,然後得承受那孤獨與否(singular oder nicht)的幸福 終其一生,在一對一狂喜狂悲的passion之下,或者一人在人生畫布前揮灑色彩默然卻精彩(或貧瘠)的滿足(或哀愁) 在命運輪轉的軌跡之中,真實的幸福是命運所主觀決定於我卻是相對的幸福,還是曾隨枕畔淚珠流逝,自以為是卻碾心為粉的絕對幸福?我可不可以摀住眼耳口鼻拔腿就逃拒絕在命運輪盤上去思考自我幸福的定義,同時逃離這天註定的迴轉?我真想如此,可惜卻並不能夠.. 協奏或者獨奏,從我們瞧見天光的第一天起,命運早已為我們決定,只是在此的規制與格局之下,我們的心我們的情,是喜是憂,是滿足珍惜或者抱怨哀愁,全在編舞/曲者一己心境的掌控/調適.... 面對倨傲世界之最的命運女神(Fortuna),我臣服於她的安排,甘心做她的子民,並在此安排下固執昇起我溫和純淨的暖陽,堅持展露平靜澄清的微笑,因為,這是渺小的我,僅存的自尊與希望。  參考音樂:許美靜1997"都是夜歸人"輯:2.迷亂 5.放在你心裡 7.只是這人生 8.如此 許美靜1997"蔓延"輯3.蔓延 4.單數 5.紅顏 12.聽那星光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