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öne Welt

Dienstag, Januar 11, 2005

抒情創作回顧 I

vol.1

2003,9,9

一個一個的, 早從我的記憶中離去, 值得感恩的, 或許是我至今不後悔愛過的人,曇花一現的, 徘迴已久終至失望的,你們都走了, 但是我並不悲傷, 因為我仍然堅強存在, 而且依然努力,我才是我的生存理由

當我的思想穿透超越幸福的目的論, 即使即將眼望著你, 但我應只須平靜微笑,因為我只將記得你曾對我的好, 用微笑這個最好的面具, 粉飾一切,當作塗敷深愛失落瘡疤的藥粉..是的, 我再也不為難誰, 永遠懂事和體諒, 是我回應你的溫柔的溫柔,當對幸福得失的眼光超越了一切, 我已然抽離,即使眼見你也不會有淚光,眼見522 與521 再度相伴, 我感到安慰,因為你不再需要逃避, 離去的我, 拭去了一切,我一定能微笑看著愛過的你 沒有任何一分求之不得的憤怒與哀傷
親愛的 我現在是快樂的
關於幸福 如果有天可以不如今般虛無先問我的際遇再過問我的時間表吧
有決心、能實踐的女人 是self-confident 的, 是 absolutely happy 的 當然對過往更是健忘的
blurry says: 什麼是愛, 又什麼是恨呢?
當際遇有天教了我什麼是愛或許當我真懂了愛的意義 我的真愛到了那一天才 真正地甦醒

vol.2
"遇見他的耳朵"

我今天下課後 在O'pa 遇見他的一對耳朵
一樣紅紅黑黑的 我本來想就這樣錯過那對耳朵
結果沒想到那對耳朵跑過來和我很明朗地說話
沒有正式的招呼作為開場 就這樣你一句我一搭的聊
出入口的小姐 先拿我的額頭量溫 送我一張笑臉作為回饋
耳朵看著我靜定的側臉 你的心中在想什麼?
因驚恐戴著口罩的耳朵 應該是要離去之際碰上了我又可能因驚恐
而讓小姐拎起那耳朵量了量溫度 36.2度 令我安心的溫度
坐在我的面前 我看著那對成熟的男人耳朵 近在咫尺 
我保持著ph 7.0的酸鹼值和36度的正常體溫笑著和耳朵道別
像朵冰箱裡透明的玫瑰
下午 我到總圖想起了那對耳朵 我來此深愛的一對耳朵
我們相遇後溫柔地道別
我的眼淚在口罩背後旋轉三圈後不停滑落也許
因為那還是一對能讓我明瞭何謂passion的一對耳朵..